Chapt.7
燄雷龍族,艾洛雷克斯基本家。

傍晚,伊凡回到帕格與星焰的房間,跟著走入的還有當代族長夏雷諾。

「嗨嗨老爸。」「嘿老爸!」步入室內,可以看見的是如同以往那般活蹦亂跳的兄弟倆,正一前一後地跑上前。

「兩個臭小子,給我死哪去啦?」夏雷諾又好氣又好笑,出拳往帕格與星焰的腦袋瓜上巴下去。「居然連吱也不吱一聲就到處亂跑,你們兩個翅膀很硬嘛!」

「嘎啊!好痛……」帕格呼痛地摸摸後腦勺。「爸爸,我又不是故意的…對不起嘛。」

「還知道道歉啊?」夏雷諾挑起眉頭。「把自己搞丟了我和你媽都會很擔心,還給我帶著你弟亂跑?你這哥哥怎麼當的啊真是……」

聽著這對父子之間的對話,伊凡心裡所想卻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件事。

蒼煌與羅炎在替帕格暫時處理完詛咒以後,為了保險起見都回到各自的神殿去做更進一步研究了。

但是……事情有這麼順利嗎?

就像先前與蒼煌討論過的,總覺得無法安心。

--

「伊凡?怎麼了。」當時蒼煌正一手拿著黑石一手振筆疾書,似乎正計算著什麼。

「蒼煌先生,不知道是我多想了或是什麼……總覺得帕格他們的這件事不太單純吶。」伊凡輕輕搖頭。「雲霆淵澤為什麼會封印有這樣級別的不死生物?還會剛好被他們兩兄弟遇到?」

蒼煌將手中物件緩緩擱下,微微沉思了會。

「基本上,我個獸認為不排除有他方陰謀的可能性。」蒼煌淡淡地說。「可是現階段,我們實在沒有足夠資訊去分析……目前我們也只能將陰謀列為可能原因,確切理由還必須另行確認。」

的確,事件疑點太多了。

如果馬上下定論預設立場的話,可能會對未來將發生的事誤判進而造成更糟的狀況。

「所以先生的意思是……暫時按兵不動?」伊凡不是笨蛋,自然懂得面前長者想表達的意思。

「是啊。記得你說過,與燄雷龍王交情篤厚吧?」蒼煌起身,定定地望進對方的紫色眼瞳。「那麼,仔細地去從他的言論中找尋可能原因試試。說不定我們一直忽略的細節會帶來出乎意外的線索。」

「好的。」伊凡答應。

--

想想剛剛與夏雷諾聊到的事情,的確有幾點需要留心細想。

其一,絕際山脈近十年來附近發生的滅族事件。

其二,過境或滯留於燄雷龍族領地的人類與冒險者越來越多。

其三,現在的時間點「皇祭」。

關於事件一,最近絕境以南動盪不安。陸陸續續有種族莫名地消失。

夏雷諾還說到,「那些被滅族的大多是獸族同胞……很多都選擇在我族領地中住下。問他們為何會滅族,他們都很茫然…」

茫然?是指記憶發生錯誤?

有什麼種族可以剝奪記憶?應該沒有才對。但是夏雷諾所言非虛,所以可能還需要再調查。

至於事件二,人類與冒險者們異常增多的事宜。

大家都知道許多冒險者都是冒險犯難為主,逐利為輔的。

過去北方山脈地帶因為許多種族居住的關係,各勢力間的拉鋸使此地呈現微妙的和平狀態,自然也乏人問津──過去十條冒險公會的懸賞任務裡想有一條絕際以南的簡直比登天要難。

而如今從增多的冒險者數量,甚至傭兵團出動的狀況,鐵定是出大事了。

「別那種表情看我,我又不會騙你。」夏雷諾被伊凡追問時露出苦笑:「那些冒險者的口風簡直緊的莫名其妙,根本什麼具體重要的事都敲不出來…」

看來有必要去最近的冒險者公會一趟了。

第三件事情,「皇祭」。

為什麼正正挑在這個時間點?

幕後的主使究竟想要做什麼?

「伊凡,伊凡?…伊凡!」夏雷諾叫道,見對方正出神著。

「呃……抱歉吶。」伊凡呆了呆,尷尬地苦笑。

「看你臉臭的要死,是想到什麼了?」夏雷諾疑問。

「沒什麼……」「伊凡哥之前跟老爸聊天時咬到舌頭了嗎?」帕格天外飛來一炮。

伊凡瞇了下眼睛,笑容異常燦爛地伸手握拳放在帕格頭上。

「帕格呀,你不想長高了?嗯?」拳頭重壓。

「咿…嗚呀呀呀呀呀呀!」帕格發出慘叫。

「伊凡!不要摳我兒子!」夏雷諾連忙把兒子拖到身後。「皇祭完之後要削皮要拉長隨便你,現在先別動手啊!」

好像出現不太妙的動詞了。

「好喔。」伊凡收手,笑容可掬地看著躲在父親身後瑟瑟發抖的帕格。「那之後我們再來好好的玩吧。」

「爸你說什麼……誰要啊啊啊啊啊──!」帕格無限哀叫吶喊。

於是星焰在一邊狂翻白眼。

--

嵐翼龍族中樞地帶。

綠鱗龍族青年吉爾以比平常快了將近1.5倍的速度抵達了中樞大門。

雖然依舊感到難過與自責,但是既然已經飛抵目的地,也只能咬著牙向上匯報相關消息。

雖然司令部有些不以為然。

「吉爾副隊長,你說的是真的嗎!」留守的隊員們在吉爾匯報完畢後得知事件經過,大大吃驚。

「沒錯,而烈焰隊長執意送我回來……」吉爾痛苦的神色。「還叫我帶上這火…呃…?」

那時所得到的銀帶紅色火焰突然舒展在空中,逐漸凝聚成一頭巴掌大小龍的形狀。

小龍開口,竟是烈焰的聲音。

「吉爾,你們聽著。我懷疑這個奇怪的傢伙是……增援者最好有S級以上修為,否則會……」

半晌,小龍就自己消散了。

隊員們驚詫之下,一同往司令部前進想要再匯報。

沒想到卻碰了釘子。

「為什麼不讓我們進去!」其中一名隊員憤怒地喊著。「這是一級警報,我們有稟上的責任及義務!」

「恕難從命。」司令部外的衛兵說。「司令正與方來自虛無神殿的使者對談。敢擾者,嵐翼軍法處置。」

「可惡……龍命關天啊!」吉爾急了。「烈焰隊長拼著與那未知勢力的敵手戰鬥,而我們卻被這些官僚給阻擋了嗎!」

不甘心!

真的不甘心!

正當吉爾心一橫想直截了當闖入時,司令部的門突然開啟。

「吵吵鬧鬧,成何體統?」一名深綠色鱗甲的中年軍服龍獸走出,傷疤遍佈的臉孔散發著不容違逆的威嚴。

「謝…謝斯坦總長!事情是這樣的……」吉爾像抓到救命稻草般娓娓道出事由。

「我問問。」

身著筆挺軍服的龍獸想了下,大步流星步回室中。

令人不忍細聽的憤怒爭論聲響起,似乎吵得不可開支,甚至還聽見打鬥聲。

不久,只見謝斯坦很快走出,身上有一抹血痕,臉上憤怒的神色盡顯。

「總長……」

「吉爾,走!管那些老瘋龍去死,我們去幫助烈焰那小。」謝斯坦似乎也沒吃到好果子。「其他隊員聽令,暫時回到隊部等待進一步頒令。現在歸隊!」

「…是。」即使不甘也只能照做。

謝斯坦帶著吉爾奔向戶外後,很快地兩龍便飛起。

「吉爾啊,這次回去我可能很難再當你們的總長了。」謝斯坦說,不屈卻無奈的聲音。

「為什麼…總長?」吉爾呆了呆。

「剛剛我聽到,虛無神殿已經和司令部核心合作了。而這次你們稟白會碰壁……是因為,上級默許那些人的入侵。簡言之,這次烈焰遇到的是,」謝斯坦語氣憤慨地一字一句唸道。「虛無神殿派來,要將咱們嵐翼給吞掉的終結者。而我們被迫站上對立面,想必他們會處心積慮將咱們除掉。」

虛無神殿?采世什麼時候多了個虛無神殿?

吉爾本能地感到危機。
---      

全站熱搜

臦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