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6

艾洛雷克斯基本家,大廳。

本是負責守備的侍衛們被集結在一位亮金髮色、相貌英武的龍獸人面前。

「夏雷諾族長大人…」侍衛隊長看來有些惶惑。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使向來脾氣溫潤的族長現出慍色?

「聽說幾個時辰以前,我兒子他們回來了?」夏雷諾的海藍色眼珠緊盯著侍衛隊長。「龍影呢?」

以前只要帕格和星焰出門後回到主宅,門口的侍衛都會通報。那麼為什麼他明明感覺到兩兄弟的氣息,卻沒有來自門衛的消息?

總不可能是偷懶。

「稟報族長大人,我們都沒有看到兩位少主……」侍衛隊長回答著,感到更加迷惑。

同仁們如果有事一定也會讓他知道,重點是他根本沒接到任何通知啊?

「那麼,你們難道是懷疑我的力量?」夏雷諾橫眉倒豎。

「不敢……」侍衛隊長低頭。

正當狀況有些僵持時,一個溫和的聲音響起。

「夏雷諾啊,你是要找帕格他們嗎?」

正是伊凡,自樓梯上步下。

「伊凡?你怎麼會在這裡?」夏雷諾驚訝地望著淡金髮青年。

「剛剛到不久就遇到你家的兒子們,因為想說等你回來要給個驚喜就先一起藏著了吶。」伊凡慢悠悠地說。

「好像不小心造成大家的麻煩了啊…真是不好意思。」

直接瞬間移動造成的元素波動處理完以後才猛然想到他們兄弟倆的行蹤問題,也只好避重就輕。

「得了吧你,看起來一點道歉的意思都沒有。」夏雷諾舒了口氣,苦笑著說。「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多疼兒子。」

關心則亂啊。

「知道是知道,可別疼壞了吶。」伊凡意有所指地微微瞇眼。「說到這個,這幾年來北方的騷亂你知道吧,似乎又有獸族同胞遭殃了…」

「是啊。…伊凡,進來書房聊聊吧?好久不見了。」夏雷諾愣了一下,隨即問道。

畢竟有些事可不適合公開討論。

「樂意之至。」伊凡笑了笑,跟上對方的步伐。

巧妙地岔開話題,兩人開始討論起周遭世界情勢。

====

斯多姆河中下游平原,某族密宅。

「…確認情報無誤?」陰冷的語調。

「是的。我們在輪迴神殿的探子剛剛傳書,神諭指出新一代巡禮者們已經『入世』了。」微微熒光閃爍的通訊水晶傳來聲音。

「地點在哪裡?」陰冷聲音問著,在水晶的光輝下隱隱可看出有些陰騖的側影。

「北方,絕際山脈以南。」水晶處頓了頓。「離您以前的居住地相當接近,可能…」

「給我閉嘴。」陰冷聲音低喝。「別忘了那位大人說過的話。為了我等的目的,必須得拋棄過往的一切…!」

「是…。」

----------

「……巡禮…地點……絕際以南…」

奇怪,好像有人在說話?

一位穿著白色裝甲的藍鱗龍族青年,正伏在一幢舊屋附近聽牆角。

這一帶是嵐翼龍族群居地中少有的荒廢區,理論上來說應該沒有獸或人在才對……

光天化日之下可以排除有鬼魂的可能性,那麼說話的到底是誰?

「烈焰隊長?」不遠處另一位淺綠鱗甲的龍族青年走近,伸爪輕輕戳了戳對方。

後者一驚一乍,雖然沒叫出聲但頭角差點就往綠鱗龍族青年戳去。

「呃!…」綠鱗龍族青年勉強閃開,一臉驚詫。

「吉爾,你嚇死我了。」藍鱗龍族青年烈焰有些不滿的說。「真是……你沒聽過龍嚇龍會嚇死龍嗎?」

「隊長抱歉…」綠鱗龍族青年吉爾一臉無辜。「我只是好奇隊長在做什麼…」

烈焰稍微想了一下。

「其他弟兄都回去了嗎?先離開這裡回到中樞,我再跟你說。」烈焰展開收疊在背後的翅膀,飛上空中。「最好別被裡面躲著的東西發現我們。」

「是…。」吉爾應諾,也迅速飛起。

「既然已經來了,那麼何必走呢?兩位。」

正當兩龍要離開時,一股無邊無際的威壓突然爆發。

「吉爾!快飛!」烈焰臉色大變,「快回去中樞回報!」

強大威壓之中包含著無盡的惡意與…來自上位者的氣息?從這種的壓力看來,這個隱藏在廢屋裡的傢伙比他們倆加起來都要強上太多。

不是不想逃,而是根本難以動彈!

這到底是……?

轟地一聲,炸開的木門碎屑四濺。隨著巨響大步踏出的是一位有著燦金色頭髮與灰色眼珠的青年。雖然看來只是個人類,但是外放的氣息卻昭示著他的身份。

居然也是龍族?搞什麼?

「說了不用急著走哇,我的好同胞們。」青年勾起不懷好意的笑容,似乎對於眼前掙扎不已的兩龍相當有興趣。「留下來陪我玩玩如何?」

烈焰咬緊牙關,將吉爾護在身後。

「這人…」吉爾想開口。

「什麼都不用說了,聽好我現在說的每一個字。」烈焰以盡可能快且清楚的方式低聲說道。「我會負責擋住這龍,你回中樞通報一級警告……還有帶上這個。」

一蓬銀帶紅色的火苗舒展在吉爾爪上,卻一點也不燙爪。

「還在說什麼?交待遺言嗎?」青年挑眉,似乎有些不耐煩。

「你到底是誰?」轉身,烈焰正面與謎樣龍族青年對峙。「在嵐翼一族的根據地鬼鬼祟祟地做什麼!」

「我?哼,既然早晚都要死那就讓你們知道我的名字也無妨。」青年不屑。「我是艾諾安.克阿斯,你們就對死神報出我的名號吧!」

語畢一抬手,周圍自天至地,以兩龍為中心的方圓兩米內出現了密密麻麻的風刃。

「就是現在……!」風刃全數向中央襲來的緊要關頭,烈焰突然咆哮。

吉爾身上猛然亮起藍金色光芒,咻地一聲衝破了風刃包圍。

「隊長!烈焰隊長!……」飛出的龍獸青年驚慌地喊著,光芒卻迫使他越飛越遠,很快地便與漸小的呼喚聲一同消失在原處。

「哼,居然逃走了。」青年見狀不怒反笑,似乎打算追擊。

「你的對手是我。」身上只有受到輕微劃傷,烈焰飛上天空。「放馬過來……不論你到底誰來著,我絕對不會讓你傷害我的弟兄們!」

雖然是日炎龍族出身,但此時此刻自己身為嵐翼龍族的巡邏護衛隊長,說什麼都絕對不會讓一直信賴自己的隊員與其他龍被自己一時的疏失給拖累。

所以……

周身的赤紅鬥氣暴漲。緊握以熾白火焰凝聚的長弓,烈焰狠狠地瞪著對方。

「呵,就來看看憑你的實力能不能打敗我?我看,很難呢…」青年嗤笑,雙手處不知何時已是一片詭異的黑色。

「就讓你……與這世界好好見識,何謂虛無吧。」

一邊是不見光明的漆黑,另一邊是如旭陽般耀眼的熾烈白色。究竟誰會贏得勝利女神的青睞?
 

全站熱搜

臦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