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3

艾洛雷克斯基本家方面,伊凡四人灰溜溜地回去之後,費了不少心思將兩位繼承人重創消息壓下,才沒驚動到族長。

傍晚6時許。

「伊凡哥……你說這兩位就是這炎雷龍族的繼承者呀?」歪著頭輪流看著兩張床上的少年,伊格爾輕聲地問一旁正監看著治癒術式的伊凡。

「是啊。他們兩兄弟大概小你不到兩三歲吧。」伊凡點點頭。「哥哥是S級魔導師,弟弟是A級巔峰的魔劍士。」

「好厲害喔…」伊格爾吃驚地說。「不是說到S級的人幾乎都老到快死光了?」

「呼呼,你還敢說啊你。」伊凡被逗笑了。「上個月叫你去考X級,不小心考過的是誰啊?」一面伸手摸摸他的頭髮。

……

讚歎吧,羈旅的靈魂呀!

看,如此豐饒神奇!

天空之上,龍族與隼鷹比翼翱翔;

草原之間,繁花與樹影靈動踊舞;

海洋之中,魚群和沉蛟嬉戲追逐;

大地之上,百獸與萬靈驅馳逡巡。

在這審判曙曦降臨之前,

在那創世微風吹拂之後,

歌詠這世界,頌讚她的富麗吧!……

°。°。°。°。°。°

輕柔清亮歌聲飄入耳中,帕格睜開了眼睛。不知何時,自己已經回到了房間裡面。

隔壁床上躺著星焰,他全身包滿了繃帶,有個淡綠色的治癒法陣正緩緩轉動。

「唔,……」想要起身卻感到頭部劇烈疼痛,帕格忍不住悶哼。「好痛…」

「別亂動啦。」

銀髮少年聽聞動靜之後,自一旁的椅子站起身,出聲說道。

帕格皺了下眉。這人他不認識。

「你是誰?為什麼會在我跟阿焰的房間裡面?」他問道。

「我是伊格爾。」銀髮少年微微一笑,「伊凡哥出去了,要我顧著你們兩個。啊,初次見面請多指教喔。」

「請多指教……我的名字是帕格薩斯。」帕格說。「那剛剛在唱歌的是你嗎?」

「啊……嗯。」伊格爾有些難為情地點了下頭,立耳抖了抖。「伊凡哥說,治癒法陣如果能加乘頌曲的話,效果會更好……」

「謝啦。」戳了戳飄浮在自己頭上的淺綠色法陣,帕格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想得起來你暈倒以前的事嗎?」伊格爾問。「伊凡哥說,等你們其中一人醒來就問。」

「這個嘛…」帕格抓抓自己亂七八糟的藍黑色頭髮,「可以不說嗎?」

「這個……」「呼呼,帕格你不說的話,我可能就會不小心讓葛瑞絲知道你們的狀況囉。」門突然打開又閤上,高大青年愉悅地走進室內。

「伊伊伊…伊伊凡…」帕格愣了愣,你怎麼會在這裡……」

事實上,從幾年前有記憶以降,令帕格最恐懼的人不是父母,正是面前一副人畜無害相的高大青年。

「有意見呀?嗯?」伊凡燦爛地笑了笑。「倒是也很久沒見到夏雷諾那老傢伙的人影了…你們兩個竟然在皇祭之前受這麼重的傷,被他們知道你們兄弟倆可吃不完兜著走喔。」

「啊!別跟爸和媽說!」帕格大叫。「而且我們也不是自願和那隻骨龍打的好不好!」

「骨龍?」伊格爾疑惑。「那不是傳說中的……」

「立於不死系頂端的王者。」伊凡說。「龍族死亡之後,有幾種可能性在死去以後變成骨龍。帕格,你應該很清楚吧?」

「嗯嗯。」帕格愣了一下。「怨恨和執念太重無法化解,這是原因一;死亡地點闇元素濃度過高,這是原因二;死亡的三個小時內被死靈法師下咒加工,這是原因三……」

「沒錯。」伊凡露出了令人不寒而慄的燦爛微笑,「既然這麼瞭解它們的可怕之處,又為什麼要把那頭死了快千年的骨龍王詛咒封到自己身上呢?嗯?」

「咦!」伊格爾驚呼。

「呃,這個嘛……」帕格則是一臉尷尬,整個人緩緩往棉被裡滑入。「沒沒沒沒沒有啊,那是錯覺啦,啊哈,啊哈哈哈……」

「還裝蒜啊?」伊凡微瞇起眼。

帕格先是努力逃避青年的視線,然後雙手掩面……正要整隻躲進被子以前,一邊耳朵被直接揪住,不用想也知道是誰動的手。

「嘎嗚,好痛啊啊啊啊啊──!伊凡,算你狠……」一臉苦相的帕格慘叫一聲,從棉被裡鑽出來。「怎麼可以虐待傷者──」

「伊格爾,過來。」完全不理睬帕格亂噴一通的垃圾話,伊凡說。

「嗯?」伊格爾歪了下頭,倒也乖乖走向床旁。

伊凡拉開棉被,「帕格,我要看一下你背後的東西。」

「蛤?為什麼?我後面沒受傷啊。」帕格似乎在裝傻。「我……嘎嗚!哈──啾!」

伊凡伸出手,直接把他身上的東方風格衣袍撕開。蒼白而有些不健康的上半身裸露在空氣中,激的帕格就是一個噴涕。

「伊格爾,等等幫我把他架好。帕格,轉過身背對我。」伊凡不緊不慢地說著。

「好。」伊格爾點點頭。等看清帕格背上的東西時,就連伊凡也倒吸口氣。

那是個盾型,約莫巴掌大小的紋咒。盾形以外三內二五層古代文字包圍,正中央有個灰白色龍頭頭骨的圖像,眼睛位置兩點血紅似乎正緊盯著兩人直瞧。龍首嘴中咬著一把紅褐色斷折的劍,斷刃上纏著青白鎖鏈與黑色荊棘,歪曲而詭異。

「這是……」伊格爾自紋咒表面感受到一股透入心脾的森冷,咬了咬牙。「有大量闇元素的魄壓…」

「帕格,你聽好了。」伊凡難得的面色凝重。「有沒有聽過'異煞'埃羅亞.丹羅?」

「有……。」帕格想了一下。

埃羅亞.丹羅,擁有「異煞」異名的男人,是活躍於死靈法師界,幾百年以前的一方霸主。其著名的咒文風格就是斷折的長劍與相互纏繞的荊棘鎖鏈。

他當時修為早已越過了Z級,是傳說中超越了級等的存在。他的性格十分粗野,具有強烈的野心與心狠手辣的陰毒。他親自下的詛咒,就連自己也畏之唯恐不及──聽說,埃羅亞.丹羅最後便是死於自己所施下的惡咒之中,得年僅僅三十四歲。

「你、你別跟我說,背後的鬼畫符就是……那傢伙的遺愛喔。」帕格的聲音微微顫抖。

「可能性很高。」伊凡說。「你這次馬蜂窩捅得也太大了。」

「伊凡哥,現在該怎麼辦啊?」早就把世界史和許多魔法典籍讀得滾瓜爛熟的伊格爾也有點慌張。「這要是不處理的話……」

「會被詛咒侵蝕,最後發狂而終。死後還不得安寧,甚至會變成不死生物繼續傳導詛咒……」伊凡說。「唉,還真的是很麻煩吶。」

「伊凡,你有辦法嗎?」帕格咬咬牙。

「方法嗎?也不是沒有啦,只不過……」伊凡思考著。

「快說快說!」帕格差點直接從床上跳起來。

「我只能夠壓制與延緩,無法消除詛咒。」伊凡說。「花個幾天時間,利用神聖元素聖光系的法術與其他術式,應該可以有效壓制咒力。但是……」

「但是什麼?」帕格急切地問。

「相應代價可能會奪走你的某些能力或特質。」伊凡說。

「我不在乎!」帕格毫不猶豫。「我還想要活著保護阿焰,還有家族……我不在乎它會搶走我的什麼!」

小小年紀就已經有這般覺悟了嗎──

「這樣嗎……」為其勇氣所動容,伊凡搖搖頭,嘆息。「那麼,就這樣吧。伊格爾,準備──」

他果然沒料錯,帕格的抉擇。

那就試試吧。──
  

全站熱搜

臦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