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10
同一時間。

伊凡出現在距燄雷龍族有些遠的樹林上空,些許煙塵飄散著。

「吶,剛發生過一場大戰呀…。」空間似乎曾有過異常波動,伊凡望了望周遭。遠處突地一聲怒吼,令他愣了下。

「誰?」伊凡足踏空中疾行而去。

---

「我一定要殺了那個傢伙!總長您不要阻止我!」烈焰眼睜睜見艾諾安離去,氣急敗壞。

原先算是冷靜自持的他竟是怎麼也無法淡定下來。

艾諾安奪走了隊員吉爾的生命,還帶走了自己誓死守護的領巾,卻就這樣輕鬆甚至歡樂地讓他直接走掉。

簡直就像是路過。

豈有此理。

「烈焰,冷靜下來。」謝斯坦雙爪扣著烈焰的肩膀。「那傢伙已經走了。」

怎麼可能會不知道烈焰的心緒?

謝斯坦無語著,卻是心中也有一絲不解。

思考以後,愕然。

「可是,……」烈焰不甘地說著,卻在見到謝斯坦表情時愣神。

長官的臉上,何時出現過這樣失神的樣子?不對勁啊。

「謝斯坦總長?」烈焰雖然氣急攻心,卻也連忙使自己先鎮定下來。「……您怎麼了?」

「艾諾安……」謝斯坦說。「烈焰,那人是不是叫做這名字?」

咦…?

「是的。」帶著恨意的語氣。

「竟然、竟然是他嗎!」謝斯坦滿臉的不可致信,抓著烈焰的爪也緊了幾分。「那孩子不是已經…」

「總長,你認識那傢伙?」烈焰吃驚。

「這……說來話長啊……」謝斯坦黯然。「不知不覺、已經過了這麼久了…」

---

空中,前進的伊凡突地頓住。

「哎呀,好久不見。傳說中水與光的眷屬一族末裔…我的『二哥』、伊凡。」輕鬆的聲音似遠而近的響起,在伊凡耳裡聽來卻做作得很。「居然會跑來這裡散步?」

「你是…?」伊凡愣了愣。面前突然出現的金色短髮青年,那灰色眼瞳自己再熟悉不過。這人神似夏雷諾.燄雷.艾洛雷克斯基,現今燄雷龍族族長、同時也就是自己的摯友。

能夠如此相似,就自己所知也只有……不對。

伊凡突然感到不對勁。

「我嗎?我是艾諾安啊。」艾諾安抓抓腦袋,痞痞的笑容。「居然不記得我,也太無情了吧?小時候我們三個還穿同條褲子長大你忘記了嗎―」

「你是艾諾安?」伊凡驚訝。「吶、你不是已經…死……」

聽及某字艾諾安瞇了下眼,很快神色如常。

「別這樣說嘛,我這不是好好的?」嘴角一勾。「暫且擱置不說這個,你上來這邊幹什麽的?」

「我正想問你這件事吶。」伊凡只好把當下思索的疑點擱著。「這附近的鱗片燒焦味道、你弄的?」

「不錯,正是我的手筆。」艾諾安說。「異界火,知道吧?」

異界火?

「你…」

「好哥哥,我現在跟著的主子有個有趣的計劃,要攜手合作嗎?」艾諾安輕描淡寫地說。

「一起顛覆這世界吧?早就被神放棄的我們,何必自以為是的以為奇跡會發生?只要把這一切全都化為虛無,真正的神才會引領我們到永遠美好的世界。」

「虛無?不對!難道……」伊凡領略這番話的含義,皺起眉頭。「艾諾安,你已經是虛無神殿的人了?」

虛無神殿,是個能令全采世居民驚慌失措的組織。位面守護者死亡以後,在一群崇拜虛無之力的狂信者鼓動之下,逐漸壯大發展成危害整個大陸甚至全世界的團體。
而他們的信條,此時卻流暢的自艾諾安口中道出。

「嗯。二哥,要來嗎?有你的加入,我等會更加強大!」並不否認,艾諾安朝伊凡伸出手,難得的真摯笑容。

如果能說服伊凡,那絕對是大大有利自己一方。伊凡天生所有的空間屬性,能夠完美的與虛無契合。

艾諾安臆想的此時,卻見伊凡堅定地搖頭拒絕。

「為什麽?」艾諾安叫道。

「久別重逢讓我挺意外,但是艾諾安吶…」伊凡嘆息。「不管你為什麼會進到那組織,我是絕對不會加入的。」

「但是二哥,……」

「不用再說了,艾諾安。」揮揮手,伊凡制止對方再度開口。「你已經長大了吶,應該知道這麽做到底對這世界的好壞。」

「如果你執意如此,我也不好再多說什麽。自此以後,我們也不會再是同路兄弟。」伊凡嘆氣。

「我旭冰一族,與虛無永遠勢不兩立。」

歷代祖宗的下場便是最好證明。

言畢,轉身欲離。

「二哥…真的要這樣嗎…」艾諾安露出失神表情,很是訝異。良久,才再度開口道:「那就,別怪我了吧……」

艾諾安招出一片由異界火與虛無交織出的網羅,朝伊凡飛射而去。

「……!」伊凡看來雖是毫無防備,卻很快反應。甩手扯開一邊的空間,快速地遁入其中,閃躲掉攻擊。

「哥哥,我看你是選擇寧願大哥滅族自己苟活,還是要乖乖吃下這記飛網!」網羅撲空,艾諾安令其朝雲霆淵方向而去。

「不可!」伊凡隔著裂縫見狀,只能趕緊出去並馬上回擊。「次元飛刃!」

隱約可聞破空嘯聲卻不見其影,只見空間微微震顫,肉眼不可視之的空間屬性呈刃狀將網羅割裂。然而網羅雖消大半,碎片卻四散噴射。

伊凡閃躲不及,身中數次攻擊。

「艾諾安…別胡鬧了!」咬咬牙,伊凡大喊道。「霜絮之刃!」

鋪天蓋地的冰霜刀刃被伊凡當做牆體,硬生生擋下後續追擊。

「只要哥哥老實跟我走,我就不會鬧了。」艾諾安回叫,讓周身的異界火更旺幾分。「用拳頭說話吧!」

另一場熱火朝天的決鬥,再度轟轟烈烈地展開……

---

「艾諾安…這孩子,是我還在嵐翼軍方擔任教官時,所指導出資質最聰穎的學生。」謝斯坦的聲音隱著不解。

好不容易說服烈焰與自己一同先行撤回族裡,一邊快速飛行,謝斯坦侃侃而談。

「至於剛遇到他的時候啊…算算也過去一百多年了……」

「……我那個時候只有二十九歲,才剛剛轉任教官沒幾年。」

==

一百一十七年前,嵐翼第二軍團。

兩位年輕龍獸軍官正偷閒地聊天。

「我說謝斯坦啊,這屆的學生聽說不錯!」擁有土綠色鱗甲,年齡稍長些許的龍獸,興高采烈的搭著另一深綠色鱗甲龍獸的肩膀說。「而且你不是說你姊姊嫁去燄雷龍族了嗎?我聽佩雷拉說了,她的小孩居然回我們族裡念書!」

「戴維斯上校,你說的是真的嗎!」被稱為謝斯坦的龍獸高興地叫道。

謝斯坦出身歷史悠久的希爾頓家族,是嵐翼中規模不大卻頗具名望與權力的軍事世家。

謝斯坦的姊姊,蕾貝拉.丹.希爾頓,幾年前遠嫁給燄雷龍族的弗雷薩.艾洛雷克斯基太子殿下,蔚為一時佳話。

而今日已貴為太子妃的蕾貝拉,居然要將小王孫送回娘家的族裡教育?雖說是十分大膽的舉動,但是可以確定的是嵐翼全族都十分欣喜。

「真好奇會是個怎樣的孩子?」謝斯坦笑著。
=========================

全站熱搜

臦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