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4

「純白之琵亞利與父神在上──大能予以吾等,佞邪化虛……」伊凡開始頌唸著咒文。

「唔。」被伊格爾架住的帕格悶哼一聲,擰緊了眉頭。

背後一陣灼燙,彷彿有熾熱鐵板貼在自己身上。但詭異的是,另一股莫名的寒冷卻突然衝出,張牙舞爪地在體內肆虐。

「嘎……啊啊啊啊──!」低吼出聲,帕格握拳的雙手隱約現出爪形,狠狠刺進自己掌中,殷紅的血珠汩汩流出。

「……驅祓一切不潔之力,壓鑄所有無解之式……」伊凡持續唸著祝禱咒文,一圈直徑約有三米的繁複金色法陣成形在他們周圍。「……虛若實,實為幻,幻無涯……」

「呃…嗚…」額頭爆出青筋。

一番折騰之下,床邊側坐的帕格掙扎力道越來越強,還隱隱散發著一股渾厚卻不祥的魄壓。

「伊凡哥,我這裡快要頂不住了!」伊格爾叫道,胳膊硬是架著帕格不放。

魄壓逐漸加強,促使伊格爾逼出全身力量抵抗著。好幾次幾乎快要跪下,卻一一憑著毅力咬牙撐了過去。

如此嬴弱的身子怎麼可能激起如此大的力量?是詛咒在發威嗎?

「可惡…有點難辦了。」伊凡皺眉,看著對方不規則地喘息著,問道。「帕格?」
咒文早已唸畢。

他沒想到這詛咒蠻橫到這種地步。連聖術也無法產生效用嗎?

「我……還可以……」帕格奮力擠出幾個字來,試著遏止自己無意識的動作。「死……不了的……」

雖然天生有些虛弱,龍族的肉體強韌程度可非浪得虛名。

「伊凡…我想到一個辦法…」帕格很努力地說,手顫動地指向一旁書架上的某處。

看到他眼中已經有些黯淡卻又不肯服輸的火光,本來想阻止的伊凡只好作罷,任由他說完話。

「第二層…一本黑色的,有銀色標題的書後面…可能有用得上的東西…」

伊凡趕緊走去,抽起一本名為「五十個已失傳禁咒介紹」的書,問道:「這本嗎?」

「……」帕格一望見那本書,輕點了下頭後馬上暈了過去。

伊格爾發現帕格癱倒,詢問似地望著伊凡。

「把他放著吧。」隨手丟了個束縛鎖鏈後,伊凡嘆息。

何苦呢…

但是,為了保護家人的那份真心,連他也不敢輕視。

造化嗎?真是弄人呢。

伊凡一邊想,一邊招手喚伊格爾,自己則是在書架空出書的那層地方摸索著。

不一會聽見一聲「喀」,伊凡一抓便拽出一個不起眼的塊狀物。

這方塊約四分之一手掌見方大小,通體漆黑,盒頂與底都刻著密密麻麻的咒印。

「咦?」伊格爾嗅了嗅。「伊凡哥,這是…?」

「……」沒有回應的伊凡面色凝重。在手中聚起一小團聖光之後,他把光球拍到方塊上面。

接觸到時,聖光立馬消失,彷彿是被吸收一般。接著「噗」地一聲,方塊上浮出一團暗紫色的光芒。

黑暗元素?

「……果然沒錯。」伊凡抿抿唇,看著方塊的眼神複雜起來。

「什麼呀?」伊格爾一團霧水。

「有沒有聽過列克拉涅之淚?」伊凡說。

列克拉涅之淚?

傳說世界草創之時,創世三神之一的「輪迴神」列克拉涅.擇爾,在聽取「毀滅神」卡厄絲.都姆對於末世的預言時,一語未發,只有流下了三滴淚水。

被淚水所濺濕的土地凝成了岩石,獲得了神力──也就是輪迴再生的力量。任何屬性的無生命物體,只要碰觸到它,就會完全被反轉成相反的事物。

這種極為稀有的特殊岩石,自此被稱為「列克拉涅之淚」。

「有……」伊格爾嚇得不輕。「那個,真的是那種詭異的東西?」

「是。」伊凡說。「帕格那小子從哪裡搞來這東西的?這麼大一塊,要是被知道了……整個大陸的人們只怕都會拼死拼活地來搶。」

簡直像是個扔進餓鬼群裡的超大香餑餑。

「帕格是要我們用這個處理詛咒嗎?」伊格爾也不笨,立刻推敲出帕格的用意。

「是啊。但是這還是難辦吶。」伊凡。

孤注一擲試試嗎?

簡直是場豪賭!

「唔……?」猶豫不決的當兒,另一頭的床上卻冒出聲音來。

雙胞胎的弟弟,星焰醒來了。

「唔嗯,這裡是……欸?」星焰叫道。「什麼時候回來房間裡了啊!」

明明上一秒的記憶還在淵澤上頭…為什麼睜眼時已經躺在自己床上了。

動動身子,傷害基本上已經好了七七八八。本能地仰頭一望,看到了個淺綠色法陣正飄著轉動。

治癒法陣?

傻呼呼地掃視四周,才發現房裡除了自己與哥哥以外的另兩人。

「伊凡?還有……那個誰呀。」星焰沒頭沒腦地問。「什麼時候回來的呀?」

「不久前。」伊凡一臉無奈。「你睡傻了嗎?」

「哪有啊。」星焰嘟嚷,一個鯉魚打挺跳下床,在伊格爾驚訝的目光下走近。「哥哥他…還好嗎?」

與帕格幾乎一致的臉上帶有憂色。

「伊格爾,你說給他聽吧。」伊凡揉揉太陽穴,繼續糾結著黑色方塊的使用方式。

「喔,好。」伊格爾點點頭。「你的哥哥,他現在……」

星焰認真地聽著,火紅色的眼睛越瞪越大。最後是一聲怒喝。

「渾帳哥哥!這個……笨蛋!」星焰吼道。「就快要皇祭了他又是在搞哪齣啊!明明先天就早產還玩什麼命!嫌自己活得不耐煩嗎!」

「早……早產?」伊格爾愣著。「你們不是……雙胞?」

「的確是沒錯,可是……!」星焰說道。「我孵化的時間,足足比哥他晚了十七天!」

那還是雙胞胎?伊格爾呆呆地在心裡吐槽。

「為什麼?」忍不住問了。

「因為他是被強行取出的啊!」星焰說。

越來越誇張了……怎麼什麼事都被自己給碰著,這該是一個什麼樣的節奏呢。

伊格爾正想再問,不料伊凡此時卻開了口。「星焰?」

「什麼事啊,伊凡?」星焰問。

「你哥這塊列克拉涅哪來的?」伊凡揚揚手中物。

星焰罕見地露出沉思的表情。

「嗯,一段時間的事了吧?老哥沒和我講過,我就只知道有這個東西而已。」星焰說。

「這真不是我擅長的領域啊…」伊凡無奈。

他從兜裡拿出了一顆六角淡紫水晶,朝它灌注些許魔力。

「通訊水晶!」識貨的星焰驚呼。

無暇多作理睬,在水晶發光後伊凡立馬對其喊著:「有人在嗎!」

「嗯。」有點冷的男聲

「哥哥,我一直都在唷。」克里莎的聲音。

「嘛,怎麼啦?我才剛睡完午覺……」不認識的悠閒男聲。

「在在在,煩死了。」依舊不認識的冷酷男聲。

「在喔。」穩重男聲。

一旁兩少年似乎齊齊傻住了。

「只有你們五個?好吧…」伊凡沒有停頓太久。「誰對解除詛咒一類比較擅長的?」

「對不起,哥哥…我只會下咒…」克里莎帶著歉意的聲音。

「喔!那我不太行。」悠閒男聲。

「會。…」冷靜男聲。

「遇到什麼事了?我應該可以幫忙看看。」穩重男聲。

伊凡挑眉,勾起一抹微笑。

「那就謝謝大家了吶,我給個座標──」

沒過多久。

「轟!」突然房間巨響,好像是有人「掉」了下來,激起了一陣薄煙。

「哇!」

「呃啊!」

嚇得夠嗆的兩少年。

「呼呼…」伊凡瞇眼一笑,對著緩緩自煙中站起身的兩個人影說道:「既然來了,那真的得好好謝謝你們了…。」

煙霧散去,原地站著兩位獸人。

「好久不見了,路瑟尼亞一族的伊凡。」其中一位擁有白色毛髮靛藍色雙眼,手中握有一根銀色法杖的狼獸青年說著。

「…嗨。」另一位擁有綠瞳綠鱗的龍獸青年只是輕輕點頭,但眼神相當友善。

「…伊凡哥?」伊格爾呆呆望著三人。

並不是完全不認識,不過…

雖然不認識,不過星焰認為應該是要幫助哥哥的人。

此時龍獸走近,以詢問的眼神望著伊凡。

「羅炎,你是在問誰需要幫忙吧?」伊凡了然,指指昏死的帕格。「就是那邊躺著的小鬼吶。」…

「伊格爾?」另一頭,溫和的狼獸青年瞟見認識的獸耳少年。「多年不見,你已經長大了呀。」

「嗯,蒼煌哥哥好久不見!」伊格爾開心地跑了過去。

伸手摸了摸伊格爾柔軟的銀色頭髮,蒼煌微笑。

然後星焰徹底無言了。

這…這這活脫脫是在摸小狗吧!伊格爾,伊凡不是說你是狼族嗎!狼族的尊嚴去哪了!…還滿意的嗚嗚叫蹭蹭臉是哪招啊啊啊啊啊!

到床邊角落去畫圈圈徹底崩壞的星焰,淚汪汪地看著床上依然昏睡的帕格,十分灰心地說道。

「哥哥…我覺得你可能沒救了…」

全站熱搜

臦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