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2

「伊凡哥,我們要在那個家族待幾天?」離雲蛟淵澤越來越近,在一樹下休息整裝時,伊格爾突然問。

「喔,大概五天跑不掉吧?」伊凡喝著瓶中清澈透明的酒水,微笑著說。「第一天叫做祭典之日,第二天是賽者之日,第三天是狂宴之日……嗯嗯,我們提前一天來訪,再加上有事多留一天…五天喔。」

「喔。」伊格爾乖巧地點點頭。

伊凡人真的很好,畢竟當初也是他把伊格爾撿回家的。

如果沒發現,那麼當時應該只會有隻銀狼的屍體,不會有現在活蹦亂跳的小少年。

「嗯…?」習慣性地嗅了嗅周遭,伊格爾疑惑地歪了歪頭。「伊凡哥,有個很怪的味道。」

「喔?我也感覺到一股奇怪的威壓呢...」伊凡微微皺眉。「而且是雲蛟那一帶的樣子吶…」

兩人都感到一股模糊地不安與危險。

微風輕吹,帶走了那抹奇怪的氣味。但是他們依舊沒有鬆懈下來,有些緊繃地注意著四周。

難不成在這節骨眼上,雲霆淵生變?

與燄雷龍族一向有所紛爭的一族──風暴鸞鳶,此時應該是要準備傳統祭儀的時間,理應沒有餘裕來騷擾外族才是。

那麼剛剛所發現的怪象又該怎麼解釋?

「伊凡哥,要去看看嗎?」伊格爾望著青年思索的面容。「還是要繼續趕路呀?」

「嗯…」抓抓頭髮,伊凡站起身子。「反正既然都在附近,我們順路就去看吧。」

° ° ° ° ° °

轟然巨響之後,霧嵐之中更添煙塵漫漫。

「阿焰…!」帕格嘶吼著,跪在倒地的弟弟身旁。「快起來啊,那頭骨龍還…」

兩人身上血跡斑斑。不是肋骨斷裂,就是手腳粉碎型骨折之類的重創,當然內傷也少不了。

「哥哥…對不起…」星焰的淚水滑過灰塵滿布的臉頰。「我還是太弱了…」

「不不不是這樣的,弟…」帕格吼著。

此時藏身大霧中的骨龍王尖嘯一聲,間雜著白濁色的火刃俯衝而下。

「可…惡…啊……!」帕格猛然一回頭,憤怒地咆哮。「雷陣!」

聲勢浩大卻是外強中乾的微弱雷網,朝骨龍的方向飛射。

他自己也很清楚,體力早就已經透支殆盡。要不是憑著自己咬牙苦撐,恐怕早就昏死過去。

全身都痛,全身都累…但是,他拒絕與自己的身體妥協。

星焰,他唯一的弟弟,剛剛幫他擋下了許多次攻擊,掩護他施放術法…現在在無數次愈加乏力的術法治療下卻已不支而倒地,他這個當哥哥的怎麼能說放棄就放棄?

所以……

看著損傷不到一半,正在天空中張牙舞爪破除雷網的骨龍王,帕格漸漸冷靜下來,蔚藍的雙眼開始閃爍赤紫色的光芒。

「哥…!」星焰朦朧的眼睛捕捉到了異樣,掙扎著叫道。「絕對,絕對不可以使用那個!…」

「阿焰!現在管不了那麼多了啦!」帕格大叫。

深吸口氣,他望著空中準備又要攻擊的骨龍王,雙掌平啟──

「以雷暴鬥尊科羅爾莫與流爓使徒波里艾米亞之名,我是炎與雷的後世,超凡術法與元素的駕馭者。……丹紅的阿烈里啊,予我轉換之權;純白的琵亞利呀,賜下淨潔之能──破邪,咒符轉化!」

「哥──!」星焰聲嘶力竭的大喊,無奈已經太遲。

骨龍王發出了彷彿能粉碎靈魂的刺耳尖嘯,眼洞中的靈火劇烈跳動。

帕格的掌心分別飛射出一白一紅的光束,如同兩條鎖鏈般纏住了白森森的枯骨,向下拽拉著。死命咬牙,帕格吼出了結咒語「……奉令!」

眨眼之間,原本強大的骨龍王被層層束縛,在一陣幾乎震破耳膜的尖厲聲音以後,白骨暴裂成塊,靈火被直接抹殺。

收去光束以後,帕格卻也沒閒功夫休息。他痛吼著,身上纏繞著深紅色泛黑的紋咒,不規律地瘋狂扭緊。臉上毫無血色,眼中色彩流轉著混沌。

「哥哥!」星焰低低地叫喊,撐起了上身,勉強地爬向帕格。

「阿焰,不要過來!」帕格大吼出聲,轟然倒下後失去了意識……

此時──

「雪降爪!」

「霜絮之刃!」

兩聲大喊,一幼一長,伴隨著鋪天蓋地的霜刃和冰爪而下,迷霧被一層層破開。

「誰!」星焰發出了虛弱的喊叫。

「我是伊凡.路瑟尼亞。」沉穩的聲線回應。高大青年與銀髮少年進入了星焰的視野中。

來人正是伊凡和伊格爾。

…路瑟尼亞?寒林中的旭冰一族嗎?

「快點……救救我哥哥…」一聽是友好族群,星焰馬上求援。「他剛剛使用了咒符轉化的祕術啊…」

「伊凡哥,那是…?」伊格爾疑惑。

「等等再解釋。我記得你是…雙胞胎的弟弟吧?你們都傷重成這樣,得先回本家!」伊凡沉聲說道,抬手張起一個巨大的傳送陣。「…以凡亞之義,結令!」

青色寒芒一閃,四人消失在淵澤上方。

? ? ? ? ? ?      

    全站熱搜

    臦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