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1
寒冷的北風雖然依舊呼嘯,卻漸漸少了氣勢。燦爛的金陽釋著溫煦,暖和了大地上的一切。

春天悄悄地來了。它抹著淡淡的笑意,輕巧地穿梭在森林中,城鎮中,令人感到了由衷的喜悅。蟄伏了幾個月,早耐不住孤寂的生物們迫不及待地出現。

一片欣欣向榮。

「呼呀─」身在森林之中,迎著晨曦的方向,伊格爾伸了個大懶腰。空氣清新地彷彿要沁出水來。

頭上的耳朵輕輕顫動,尾巴也微微搖晃著。小少年此時的心情相當愉快,臉上有著淡淡的笑靨。

「伊格爾!」不遠處木屋方向傳來呼喚。「好了沒有?要出發了唷!」

「嗯!」少年綻放燦爛笑容,奔了回去。「來了!」

? ? ? ? ? ?

「哥,小伊,路上小心喔。」梅爾娜把行李遞給兩人。

「弟弟,要跟好伊凡,不能亂跑喔!」克里莎把打包完的食物交出。

今天,伊凡與伊格爾要出門,準備去參加燄雷.艾洛雷克斯基家所舉辦的「皇祭」。

因為路瑟尼亞家三人與此一家族為舊識,因此便受邀參加他們的百年大祭。

「嗯!那…克里莎姐姐,梅爾娜姐姐,掰掰!」伊格爾開心地揮手。

「梅爾,姐姐,我們走囉。」高大青年微笑。

「慢走喔!」兩姐妹喊道。

 ° ° ° ° ° °

艾洛雷克斯基家族承接上古元素龍神血脈以來,首次打破了一脈單傳的傳統。

至今,第一百七十三代王族繼承者有兩位,是一對剛滿十歲的雙胞胎兄弟。

哥哥的名字是帕格薩斯,弟弟則叫做星烈焰。

哥哥理所當然地被立為皇子,但是本人(龍?)卻對此十分有意見。

「為什麼是我當皇子啊?阿焰溫柔敦厚外加行事詳實,他比較適合啦!」

「吃屁啦你!溫柔?我,我才沒有溫柔勒!你眼睛瞎了是不是?」

身為皇子卻沒什麼王族自覺的帕格,平日隨性散漫,整天宅在房裡打混。但是天賦能力與資質甚高,對體術完全沒有興趣的他,倒把術法學到全大陸頂尖的程度。可惜的是,他先天在眼睛上有瑕疵,所以總是帶著一副厚重的黑框眼鏡。

另外,一切政務與文書事務也難不倒這隻宅龍,只是他懶得改而已。

相對地,弟弟星焰就比較「正常」(?)。

天賦能力與資質不輸自己哥哥,又勤奮好學的星焰,魔武雙修的他武藝高強,雖然術法只到中上水準,但是實力也不可小覷。

個性比起足不出戶的帕格來說,外向活潑許多。

這對兄弟的感情十分融洽,只不過彼此不承認,常常打打鬧鬧的。直至今日。

皇祭是崇敬歷代君王與龍神的節慶,更是宣告皇室繼承人的大日子。

便是明日。

  ? ? ? ? ? ?

雲蛟淵澤,燄雷.艾洛雷克斯基家本家,皇子房間。

管家正在門外,與門內少年對話。

「殿下,……」年老的家僕叫著。

「幹什麼啊!」有些不耐煩,少年稚嫩的聲音大叫。

「明天是皇祭首日,您應該要先行出面接待貴賓才是…」

「嘎吼!那叫阿焰去就好了啦!我很忙欸!」名為帕格薩斯的少年大手一揮,差點摔掉手中的冒險小說。「我還有三集要看!再說啦!」

「星焰王子殿下正在習武……」家僕吞吞吐吐。

「那去叫他啊!」帕格大叫。

「呃…臣下…」

「喔喔喔喔好啦好啦!」帕格閤起手中的書,往疊滿一堆少年漫畫和小說的書桌重重放下。「我去叫他總滿意了吧!」

咻地一聲,直接瞬移出去。

「唉…」家僕無奈至極,卻也只能無可奈何地搖頭嘆氣。

? ? ? ? ? ?

雲蛟淵澤附近林地。

「喝!」三尺長劍刀鋒芒閃,與面前銳勢難擋的短刀格抵著,微動之間金石交鳴。咬牙點地迴身,執著長劍的少年再度展開凌厲攻勢。

疲憊的短刀手架擋了幾回,露出了上盤防禦上的破綻。少年見機不可失,趁勢挑飛短刀後,朝前一刺─

「阿焰!」有些氣急敗壞的大叫聲突然響起。

「嘎啊?」下意識回應,攻勢瞬間凝固了。

「喂喂那邊那位刀子飛走的同胞,先下去休息吧!今天先練到這裡。」帕格薩斯出現在不遠處的樹上。「阿焰,回去了啦!」

「喔…哥你來幹什麼啊!」星焰應聲,有點不情願地問道。「我才練了一個下午欸!」

「有事啦笨蛋。」帕格無聊地掏掏耳朵。「啊不然我幹嘛沒事拋下我的書和紅茶來找你?」

「切。」星焰哼了聲。「什麼事啊?」

「皇祭的事啦。」帕格躍下樹枝。「走吧回去討論囉。」

「喔。」星焰點頭。

突然,接近水淵的方向一片強光鵠起。

「嘎這是啥毀啦!」「什麼東西啊!」

兩兄弟視野瞬間陷入完全的白色,刺痛他們的眼睛。

等視力恢復正常…

「這裡是哪裡啊阿焰?」帕格推了推眼鏡。「好霧喔。」

「我哪知道。」星焰聳肩。「我看不到啊。」

他們發現周圍並不是原先所在的森林,而是一片白霧瀰漫的…的什麼?

「啊靠!」帕格大叫。「我們...踩在...澤水上啊呀啊啊啊!」

兄弟倆正飄浮在雲蛟淵澤水上的30公分處 。

「嗚哇啊,我們要怎麼回家啊哥哥...」感到有些害怕的星焰拉著帕格的衣角。

「我哪知道啊…」帕格的嘴角抽了幾下。

突然,霧氣中出現了一頭巨大的灰龍,張牙舞爪地飛向兄弟兩人。

「唔啊啊!」帕格驚叫,本能性的做出反應。「火牆術!」

灼紅火焰構築成一道密且厚地牆,欲阻擋來襲。

不料,高速飛行的灰龍只從嘴裡轟出了一個濁白色的火球,火牆就散去成無形。

「這…」星焰吃驚地瞪眼。哥哥上個月早已考過了S級魔導師的認證,實力已不容輕視。就算並非最強,已知Z,X,S級職業強者全大陸根本不超過300位,而 且大部分都已經是年紀一大把的老怪物,再不然就是早一腳踏進棺材裡……難不成,他們今天遇到的,是個不世出的頂尖強者嗎?

星焰的心中直覺,這頭灰龍不但實力遠高過他們倆,可能早已突破X...甚至Z!

思考至此(才過不到兩秒),星焰抹了抹額邊的冷汗。

「愣什麼啊阿焰!...火之怒!」帕格大叫,奮力地對抗著灰龍。

「哥…!」星焰回喊。「小心!…這隻龍可能超過X級,不要硬拼啊!」

「我知道─!」體力不太充足的帕格臉色蒼白地大叫,倉促地閃過幾發白色火焰。「這隻...不是普通的龍啊阿焰,這是頭骨龍啊!Z級巔峰的骨龍王啊!」

號稱最高階的…不死系王者?

「可惡!」星焰大叫,手中長劍亮起光華「我跟你拼了!刃舞!」

手起劍落,聲勢驚人的劍刃風暴朝骨龍王呼嘯而去。後者不躲不閃,以血肉破敗的骨翼扛下攻擊後,身形掉轉朝兩人甩出長尾,帶起了大量的死氣與白濁火焰。

「流炎舞!」「殘月劍法!」兄弟倆有默契地對視一眼,發出有些稚嫩地大吼,分別做出攻擊。龐大數量的火焰隕石從天而降,化掉白火的攻擊;凌厲的劍式帶著殺氣,如狂風暴雨般砍向面前的骨龍王。

慘白頭骨眼框中的血紅火焰跳躍著,正散發著混合死氣的強大龍威。…

兩隻初出茅蘆的小龍,真足以扛下死靈之皇骨龍王的攻勢嗎?      

全站熱搜

臦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