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11
「誠摯的歡迎各位來到咱們燄雷龍族,我是第一百七十二代族長夏雷諾.燄雷.艾洛雷克斯基,有幸替各位接風。」

時間拉回目前,正是夜色完全暗下的時間。帕格兄弟倆與伊格爾一同被叫回宅邸中,參加晚宴。
但是三人卻有些沒心思。

已經過去了兩個小時。雖然冗長的迎賓儀式令三個孩子都有點餓了,卻吃不太下東西。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即使脫線如帕格薩斯也擔心起來。

"哥哥…伊凡哥哥他……"星焰心語道。

"你已經問我第17次了……就說了我也不知道啊。"帕格無語。

「我想出去找找……」伊格爾小聲地說。

「「不行!」」兩兄弟異口同聲,音量令週遭賓客登時側目。

「嘖,吃飯時別說話,沒禮貌。」雙胞胎兄弟的母親葛蕾絲皺眉,話語聲雖輕卻明顯不悅。

「「「知道了……」」」馬上老實起來的少年們。

夏雷諾說完話以後,照例是各族餽贈禮物的時間。

「我們熾陽龍王陛下的賀禮,在此致意。」日炎龍族代表差使將一方約半米高的大箱放至夏雷諾前方地面。「請您笑納。」

開啟箱蓋,箱內滿滿的魔鬥晶石令滿座皆驚。

理論上,只要將自身的鬥氣或是元素魔力壓縮灌入晶石之中,便可長久保存。但實際上因為鬥氣或是元素魔力濃度與純度、晶石品質和特性皆會影響到成功機率,所以難以真正實行。

日炎龍族此次就送上如此大量,難道是已經掌握了製造技術?

日炎的使節們笑而未語,略一躬身便回座。

接著陸續有名貴寶物被送上。

龍族酷愛珍寶是世界上眾所周知的事,幾乎大家的眼睛都瞪圓了。

金光閃閃綴滿寶石的壁飾、成雙成對的各色玉璧、宛如純冰般毫無瑕疵的透色聖鑽……

終於到了最後一位的餽贈,精靈皇的使者。

「謹代吾王奉上此物。」一位俊俏的男性精靈面帶微笑,捧著一個精雕細琢的小巧箱子遞給夏雷諾。

或鐫刻或浮雕,素面白色的小盒自蓋至底都有繁複精細的圖紋。

不知名的銀色文字綴在盒上,卻又不顯雜亂無章,整體而言有著雍然大度的風格。盒鎖僅用一枚銀鑽做扣,簡單卻大方。

但比起前面爭奇鬥艷的禮品,精靈送上的東西竟顯得寒酸許多。

「這是…」

「非常不好意思。尊敬的燄雷龍王陛下,吾王指示這箱子必須由大皇子殿下親自收取。」精靈說道。

「無妨。帕格薩斯,過來。」夏雷諾朝兒子招手。

此時帕格正好在發呆,根本沒聽到。

「哥!父王叫你啦!」星焰二話不說往帕格後腦巴下去,引得賓客一陣笑聲。

「嘎!知道了很痛耶…」摀住後腦勺,帕格走到父親身邊。

精靈問候著:「可是皇子殿下?」

「是…。」帕格乖乖點頭。

於是精靈將盒子遞出。

一到帕格手上,盒子便發出光亮,奪目的銀芒令眾人驚呼起來。

「殿下,恭喜您。」精靈看來十分驚喜。

恭喜我?帕格滿腦子疑惑。

在交涉幾句話之後,宴會照常進行。很快地,等賓客都回到寄住的地方休息之後,回到兄弟倆的房間,三個少年又聚在一塊。

「伊凡哥還沒回來啊……」整整五個小時過去了。星焰十分焦急。

「天知道。」帕格翻起白眼。

「對了…」伊格爾像是想到什麼。「帕格,你剛剛拿到的那個是什麼啊?」

不知道為什麽,在精靈一拿出那盒子,伊格爾自己就發現視線無法自其移開。

隱隱有著些什麽不明的力量,促使他想知道箱中究竟裝著什麼。

「喔這個嗎…。」帕格不由自主吞了口口水。

龍族都愛珍寶是既定事實,但是在接手箱子瞬間,帕格覺得自己的注意力全都到了手中此物上。

箱子本身是美麗的,但是……

「總覺得哪裡怪怪的耶。」帕格說,把玩起這不到巴掌見方的小盒。「一直感覺有東西在叫我。」

「哥哥你妄想症喔,這就是個普通的箱子啊?」星焰迷糊了。

「不對,這個……帕格,不瞞你說,我也是一樣的感覺耶。」伊格爾說。

要開?不開?

「開就開嘛管它的,精靈總不會咬人吧。」帕格心一橫,伸手把銀鑽扣打開。

喀噠。

盒子開啟。內裡舖墊著同色天鵝絨,一對有如透明水晶般剔透的晶石橫躺其中。

「只有這樣嗎?」星焰呆望。

「不對…」伊格爾輕聲說道。「帕格,你要不要拿一塊起來試試看,這個晶石不簡單。」

看起來單純,然而卻非這回事。

不然如果只是普通物件,精靈沒必要如此大費周章。

「誒誒居然Cue我?呃可以啊。」帕格也沒有想太多。

帕格捏起其中一顆晶石,三人嘟眼直瞧。

輕微的嗡嗡聲響起,晶石逐漸發出銀色的光芒,還釋出一股不明的力量。空間一陣漣漪,規律地振動,三人開始感到難受。

「這到底是…什麽……」星焰發出慘叫,然後直挺挺地倒下去。

只是眨眼功夫。

「我說…哎!阿焰!阿焰!」帕格嚇了一跳,差點要把晶石摔掉。

「他沒事。」忽地一個陌生聲音響起,令兩少年吃驚。

伊格爾與扶著星焰的帕格,訝異地看著面前突然出現的身影。

銀髮金眼、外貌有如人類女性,全身閃爍銀芒的靈體懸浮著,望著兩少年。

「請問您是……」伊格爾戰戰兢兢。

『我的名字是列克拉涅.擇爾,不好意思,要讓你的弟弟暫時先昏睡了。』好聽的聲音自靈體口中道出,聽來還有些無奈。

一言畢,兩少年睜大雙眼。

「「您是…輪、輪迴神……」」幾乎同時驚呼的叫聲。

---

雲霆淵,燄雷龍族群居地。

夜色已深。

伊凡身受重傷,一手按住左肩,有些踉蹌地走著。張燈結綵的主宅就在不遠處,自己得趕緊過去警告所有人。

淵澤的水霧迷濛著視線,連路也有些看不清了。伊凡咬牙,硬是再張開一道陣式。

「移位,起!」低喝著,消失在原地。

---

「累啊。」哈欠。

「兄弟撐著點,午夜就換班了。」拍腦袋拍腦袋。

「今晚時間過的特別慢啊…嗷!痛!」不小心撞到牆上呼痛著。

主宅中站崗的侍衛們正瀰漫著一股瞌睡的氣氛。

噗颯。突然的響聲。

「哪個兄弟打呼嚕的聲音……呼啊!」侍衛隊長昏昏欲睡的轉動視角。不看還好,一看大驚。

地面上不知什麼時候倒著一個人。身上留有戰鬥過的痕跡,似乎已經失去意識了。

仔細一瞧,這不是前些時候見到的、族長大人的好友伊凡嗎!

「幹嘛啊隊長……」眾侍衛們。

「喂喂你們還睡!給我醒來!」隊長這會完全醒來了。「族長大人的朋友受重傷啦,救人要緊!否則全去給族長夫人當下酒菜去!」

下酒?

侍衛馬上一凜,連忙救人去也。

---

迷茫霧氣漫漫,森林詭譎至極。

「沒有風……。」一個立在樹梢的身影,淡淡地說著。

有種奇怪的感覺。原本自己長久以來居住的此地是如此平靜,但是卻像是池塘中被丟入了石子一般,開始泛起漣漪。

似乎還有可能演變成浪濤?

望向濃密霧氣中隱約能見的一彎新月,瞇細雙眼。

「就讓我看看,會颳來多麼強的風暴吧。」

========================

    全站熱搜

    臦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