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9
大陸東北方,輪迴神殿。

「團長閣下,那些崇拜虛無的人又有動作了。」一位擁有純黑色皮毛的狼族騎士青年單膝跪在一處桌前,畢恭畢敬地說著。「分部探測水晶偵測到異常的虛無擴張現象,主要來自東南方的日炎龍族群居地。另外西北方…」

「起來吧。光明神殿和毀滅神殿有消息嗎?」桌後端坐的人放下手中的卷宗,正是蒼煌。

「謝謝團長閣下…目前只有精靈皇派遣使者表示支持我們的決定,其他的都還沒有收到回覆。」黑狼青年站起身。「不過倒是有奇怪的消息。」

奇怪的消息?

「你說說看吧。」蒼煌沉聲。

「黑暗種族似乎已與來自異位面的種族在外海發生戰爭,連帶將使整個世界的空間元素暴亂。但是實際上並沒有收到相關的匯報。」青年自兜中掏出一紙函件,遞給面前的老邁狼獸。

蒼煌接過信紙詳閱,沉默半晌。

雖然說異位面種族因為空間特性而來到這世界一點也不奇怪,但是為什麼……

「泰亞爾群島?」蒼煌輕聲唸出戳印上的地名。

啊啊,相當遙遠的地方。

那是個南方的熱帶島國,擁有極為先進的科技技術。

但是歷年下來在南方海域從來
沒有空間裂縫的記錄,就連號稱史上最偉大的首任巡禮者也沒有到過南方收拾虛無過。

果然,新任巡禮者必須得……

「持續追蹤狀況,一有變化馬上向我回報。」蒼煌說,將信紙收進抽屜。「務必得確認情報真實性,知道嗎?」

如果這是真的……後果不堪設想。

「謹遵團長大人命令。」青年領命。
---
空中的戰鬥猶未停歇。

「怎麼會有…這種火焰……」烈焰驚愕地看著艾諾安手中的紫灰色妖異火焰。

就在稍早之前的近距搶攻中,原本成功以雙手刀刃砍上對方的肩頭,但是瞬間傷處卻突然地爆出一片顏色暗淡的火焰來。

雖然馬上振翅急退卻讓雙手爪都被燒著了──鱗片焦黑碎裂,還讓裡頭的肉也烤焦了。

不是不痛,是已經麻痺。

「怎麼樣?我的異界火很夠味吧。」艾諾安一如紈褲子弟一般的痞笑。緊接著,好幾團紫灰火焰構成的火球便朝烈焰飛去。

快逃啊!快啊!
烈焰無聲的吶喊。對方強烈到有如實質的龍威如萬噸巨石般壓在身上,幾乎寸分難移──

「隊長!」一聲吼叫閃進他的耳裡。「我們來幫你了!」

眼前紫灰火焰被一道道亮銀色的風牆擋住並且直接絞碎。

吉爾?

「這……」「烈焰隊長聽令,暫且撤退。」謝斯坦低吼。「我們來對付這傢伙。」

「總長!可是……」烈焰不甘地叫道。

領巾,領巾啊……

不讓烈焰說完,謝斯坦便與吉爾一前一後朝艾諾安進攻。

「嵐腳!」吉爾大叫一聲。飛上高空後收翅急速向下,旋轉的右腳爪纏繞著風流。

艾諾安不躲不閃。
「太弱了,嵐腳可不是這樣用的。」舉起單臂以血肉之軀擋下踢擊後反手抓住吉爾的爪子,拋出。

緊接著躍起身,以左腳為中心向吉爾的腦袋踢刺而下,

「這才是嵐腳。」強勁的風流厲嘯,與吉爾先前的攻勢完全不同層次。「嵐翼的教育已經墮落至此了嗎?讓我送你一程吧,小毛頭。」

「吉爾!」烈焰。

「龍囚!」見狀,謝斯坦吼道。由有如龍形般實體的風屬性鬥氣交織而成的牢籠,一上一下將艾諾安的身軀禁錮。

吉爾連忙抽身退到一邊。
滾滾煙塵中,什麼都看不清楚。

「困住了嗎?」

「真可惜,沒有哦?」艾諾安不知何時已經脫身,笑容可掬地揚起手中已經召喚出的虛無。「是你被困住了,小毛孩。」

「為什麼!」吉爾這時才察覺周身環繞著異界火所構成的刃牆,已經將他團團包圍。

不過對艾諾安而言,剛剛其實是千鈞一髮。如果真的和謝斯坦打,自己未嘗能吃到什麼好果子。

而且,如果他認得自己……

將手中的虛無捏成長槍,艾諾安勾起血腥的笑意。

「吉爾!」烈焰已經發現不對,馬上從附近飛過去。謝斯坦的周圍有一圈虛無,正努力閃躲而無暇顧及。

「穿心槍。」

艾諾安一彈指,長槍電射進吉爾的胸膛。

烈焰才剛奮力化開火牆,爪尖剛碰到吉爾的肩……就看見吉爾背後穿刺而出的虛無槍尖。

「不…!」烈焰當機立斷,正要使出自身的捨身能力。

「後退……飛翼暴風!」謝斯坦見艾諾安的空檔馬上攻擊,雙翼捲起暴亂的氣流。「烈焰,吉爾已經沒救了!」

「可是!…」「隊長,對不起。…」從胸口開始,身體以極快速度消失的吉爾說。

「快…逃……」

「吉爾!吉……」能力已經準備就緒,面前瀕死的龍獸青年卻已消逝。連龍族死後殘留的龍晶與靈魂之火也沒剩下。

全都被虛無給吞得一乾二淨。

「我要殺了你……!」烈焰氣極怒吼,眼中閃著淚光。「接我的火焰飛彈!」

抬爪凝出數以百計的熾燄,也不管謝斯坦也在射程範圍就全數發射。正要攻擊的謝斯坦連忙閃退,卻見艾諾安一反常態招出防護陣,按著耳朵唸唸有辭,完全不管烈焰。

「……唉呀呀真是的,哥哥那裡好像有動作了。可惜呀,本來還想陪你們玩玩。」艾諾安突然放大音量,看起來有些惋惜。「很漂亮的火雨吶!小龍,下次見吧。你的領巾,我會好好保管的。」

「後會有期。」

青年一臉愉悅地消失在原地。

    全站熱搜

    臦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